優秀都市异能 《朝華碎》-第四十二章 出門閒逛


朝華碎
小說推薦朝華碎朝华碎
午饭过后,便有人进来传话,还带着礼物,“小姐,仪姑娘派人送礼来了。”
琨玉出来接了礼物,与她们笑道:“小姐说了,劳仪姑娘费心,给送来的小哥一些银子,让他们休息休息吃吃茶。”
说完话,她便进了屋内,与林知寒笑道:“今年仪姑娘送的是个白玉观音,成色极好呢。”
林知寒正在看账本,当即停了动作,看了她一眼,含笑道:“她也是有心,总是逢年过节的便送些东西来。”
琨玉便将东西拿过去放了,口中边说着,“近来温老爷才近升了官,连府邸都换了更大的,仪小姐自然也比更好过些。”
林知寒似乎想到了什么,又问她道:“可还有传什么话来,或者是书信?”
琨玉笑着回她道:“仪姑娘只说自己甚好,让小姐顾好自己,翻来覆去的也只说这个了。”
林知寒点了点头,当即继续翻看账本起来。
不多时,春絮却又进了来,满脸笑意,“宫里头也送了礼品来,比往日多了三倍呢,皇后娘娘疼爱小姐,更因夫人相伴,所以念叨着,还送了书信来。”
琨玉向着林知寒笑道:“这个时候了,皇后娘娘还记挂着,实在是……”
“拿去放着吧。”
林知寒面上倒没多少喜色,只淡淡吩咐着。
春絮笑着便去了。
琨玉看着林知寒的模样,也只了然地没有说话。
一起打扫吧,怎么样?
夜幕很快降临,林知寒是不参与她们的,所以早早回了里间。
一群人在院中合作着将供桌摆好了,东西都摆上了,这才站好了,一一上香祷告着。
沈言轻在秋霜之后上了柱香,并闭目许着愿,许来许去,不过就是愿所想的都实现,万事遂心罢了。
所以她很快便失了兴趣,见她们一副欢天喜地的模样,只悄悄的后退着,接着待到人少之处时,当即撒腿便跑。
一路跑到后院,她呼唤着,“阿胥,阿胥。”
方淮胥很快出现在眼前,沈言轻笑逐颜开地上前两步一把挽住了他的手,“走吧,阿胥,带我出府吧。”
方淮胥微微含笑,将她打横抱起,踩地一跃,当即上了屋顶,又向着集市而去。
沈言轻远远便见着那边灯火通明,人头攒动的模样,只觉欢喜非常。
很快两人在一个巷子落了地,一站稳,沈言轻便牵了方淮胥的手,蹦蹦跳跳地去向了光明之处。
系統 uu
果然是热闹非凡,且对比上次衡州那回,路上可见女子更多,沈言轻觉得自己似乎进了百花园一般,目不转睛地四处看着。
方淮胥见着她这副模样,莫名便想着,她怎么比自己还激动那么多。
“阿胥,你看你看,那边那个,好漂亮呀。”
“阿胥阿胥,那个,好美啊。”
“阿胥阿胥,还有那边那个,你看看!”
对比沈言轻的激动,方淮胥倒一直都是冷冷淡淡的模样,时而应上一声,倒是经过的有些人会多看他两人,但方淮胥压根不在意。
两人先买了糖,边走边吃,接着又去猜了灯谜,甚至还有卖面具的,两人分别买了一个戴在脸上。
结果在进寻醉楼吃饭之时,两人还忘记了取,着实差点闹了笑话。
在沈言轻报了名号之后,便有人来领着二人上了三楼的包间,临江而坐,别有韵味。
沈言轻站在窗边眺望许久,习习凉风缓缓而至,十分怡人,令沈言轻更是心情大好。
方淮胥看着她这样,不觉也微笑了。
本来两个人吃两个菜就够了,待菜一上来,却是摆了满满一桌。
田園嬌寵:神醫醜媳山裡漢 蜜小棠
方淮胥看着这满满当当的一桌子,陷入了沉默之中。
“我们可以吃完吗?”
重生学神有系统 小说
沈言轻挠了挠头,“肯定不能啊,不能吃完就打包带回去吧。”
两人基本上每个菜吃了两三口便饱了,只能面对着这许多菜发愣。
“阿胥,怎么办?”沈言轻问他。
方淮胥自然也没有办法。
最后还是沈言轻将掌柜的叫来了,让他将这些菜打好包送去穷苦人家,这才算不浪费。
欣欣向榮 小說
两人肚子吃得饱饱的,慢慢悠悠地走在街上,就当消食了。
沈言轻摸着自己圆滚滚的肚子,不禁叹道:“阿胥啊,你说,我以后若是有了孩子,会不会就是这样啊。”
方淮胥盯着她的肚子看了半天,只吐出一句,“你想要孩子吗?”
沈言轻先是愣了一愣,紧接着领悟到他这话的含义,接着脸霎时通红一片,结结巴巴地道,“阿……阿胥,你说什么呢。”
两人现在的关系只停留在亲吻,就算是睡觉也只是相拥而眠罢了,何曾提过更深层次的话题,因此让沈言轻都脸皮薄了起来。
方淮胥看见她这样,情不自禁地勾唇笑了。
沈言轻狠命捶了他一眼,“阿胥你翅膀硬了,敢逗我玩?!”
方淮胥只微笑了笑,牵起她的手向前走去,“既然你能逗我,我为何不能逗你。”
沈言轻有些哭笑不得,自从和方淮胥相恋的时日越长,她便越发地看出方淮胥不同的一面,倒比刚开始认识时像人多了。
两人闲逛了许久,直至人渐少了,才晃晃悠悠地向着林府而去。
沈言轻不禁感叹着,“阿胥,你有没有觉得,现在的我们好幸福啊。”
方淮胥应了一声。
对比之前的刀光剑影,刀尖染血的日子,现在这般,自然是安逸许多,特别是认识了沈言轻,令他的生活变得别样不同起来。
若是以前的自己,他是绝对不会相信,自己会爱上人的,大概是没有人能看清自己的未来吧。
想到这里,方淮胥看着沈言轻,不觉又笑了。
两人一路回了青藜院,方淮胥将她送回房间,在房门时,沈言轻却不愿让他离去,抓着他的手臂,有些可怜兮兮地看着他,“阿胥,别走啊阿胥,陪陪我。”
见他不言语,沈言轻又晃了晃他的手,“好不好嘛,阿胥,阿胥你最好了,嗯?”
分明知道她是伪装的,方淮胥到底是心软了,看着她亮晶晶的双眼,还是跟着她进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