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逍遙小乞丐 txt-第四十五章:兩手準備熱推


逍遙小乞丐
小說推薦逍遙小乞丐逍遥小乞丐
欧阳信冷漠的扫视了一眼戴明远,又将视线转移到了吴二身上。
此时的吴二伤痕累累的被绑在一根木桩之上,一晚的时间便被折磨至此,可见乌海确实是用尽了一切办法想要撬开他的嘴。
可吴二明知陆子铭是七品高手,出卖他的后果也是死路一条,落在欧阳信手上也同样如此。
既然结局早已注定,何不拉上影阁的一众人员一起上路呢?
起码黄泉路上也有个伴,不至于那么寂寞。
从昨晚被劫持过来起,他就萌生了死志,对于区区的刑讯逼供,当真就没放在眼中。
他对影阁的恨明显要比陆子铭深,若不是乌海当初让他去招惹陆子铭,自己怎会落得如此下场。
若不是他与戴明远合谋,让自己去杀刘三,又怎会被陆子铭揪出来沦落至此。
这一切的一切,陆子铭不过是反击,而造成一切的罪魁祸首,是乌海,是影阁!
玉 琴 顧 粽
听见戴明远的话语,吴二知道是欧阳信来了,十分艰难的睁开眼睛,视线中出现了一道模糊的身影。
此时的吴二面目全非,满脸血污,双眼早已看不清事物,只能看见个模糊的大概。
他笑着用沙哑的声音说道:“欧阳信么?我这么……一个小人物……如何敢劳驾您……亲自前来……”
“呵呵……嘿嘿……哈哈!”
受尽欺凌的她被推落毒沼转生成为最强毒蛇的故事
“想知道……陆子铭的秘密吗?我可以说!但……有个条件!”
欧阳信站在吴二的面前,面无表情的开口道:
“你说,我听!”
吴二喘了一会,这才说道:
“给老子……来壶酒……里面放毒死刘三……的那种毒,给老子……一个痛快!”
乌海的呼吸猛地一窒,自己审讯了一晚都没有问出任何消息。
这欧阳信一来,吴二就立马提条件开口了。
“去办!”
欧阳信的背对着乌海二人,声音听不出任何喜怒。
乌海赶紧下去准备,欧阳信这才继续开口说道:
饮食人生
“说吧,说完你就可以喝酒上路了。”
吴二嘿嘿的怪笑了一阵,似在嘲笑影阁的不自量力,又或者是在嘲笑自己的愚蠢,当初居然要一根筋的跟着乌海。
待到笑声停止,这才开口说道:
“陆子铭根本就……不是四品,那晚……他将我带到后院,显露出了真实品级,他……是五品,最少五品中!”
“你……欧阳信不过区区……五品初,难道还能……打过五品中的陆东家?两大之间为难小,我这区区蝼蚁自然会选择更强大的人依附!”
“只是如今看来,我选错了,那位年轻的陆东家到底还是将我给抛弃了。好了,我就知道这么多了,酒来了,给我个痛快吧!”
说到后面,他的话语越来越顺畅,因为他听见了门外的脚步声,自然知道自己要的酒来了。面对死亡,这一刻他仿佛回光返照般的说话都利索多了。
最终,吴二也没将陆子铭的真实修为告诉欧阳信他们,他要给他们一个惊喜,让欧阳信在自以为掌控一切的时候,突然被陆子铭杀个措手不及。
庶女 小说
让他这个乌鸣城无数人口中的天子骄子见识见识,什么才是真正的天才。
然后在无数的懊悔与苦痛中死去,死之前欧阳信应该会很恨自己吧?
机关算尽太聪明,最终却被自己这么一个小小的三品武者给坑死!
很有成就感啊……
吴二在喝了酒之后便立刻死去了,没有半点痛苦,可以说是走得很安详了。
只是苦了留在屋内的乌海与戴明远,昨日乌海还向欧阳信保证,陆子铭绝对是刚入四品,现在就直接被吴二的话给打了脸。
“五品中么?呵呵,有点意思,十六岁的五品!”
欧阳信身躯微微有些颤抖,猩红的舌头舔着嘴唇。
在这乌鸣城之中他待了数年,一直都没有碰到一个像样的对手,如今好不容易出现了一个。
还是比他更年轻,武力更强的人,怎能让他不为之兴奋!
吴二的话有理有据,欧阳信这么多年来审讯过无数人,自然能看出一个人是否在说谎。
站在吴二的角度,欧阳信很确信对方没有说谎,他所说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合乎逻辑,挑不出半点的毛病。
吴二说的全是实话,除了把陆子铭的修为给隐瞒了两个品阶,所以欧阳信才找不到半点的破绽。
“巡七,今晚你去试试那个小子,看看他是否真是五品!”
“好!”
欧阳信没来由的说了一句,乌海和戴明远只听见门外传来了一声沉闷的回答,之后这间刑讯室之内又陷入了寂静之中。
欧阳信不走,他两就得在这陪着。
长时间的沉默让两人的心悸之感越发沉重,最后乌海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属下办事不利,还请大人恕罪。”
戴明远见状也跟着跪了下来,脑袋死死的顶在带着血腥气的地砖之上。
又是一阵沉默,欧阳信才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说道:
“起来吧,这次的事我可以不再追究。”
不待两人松了口气,他接着道:“但是这陆子铭,我还需要你们去帮忙抓捕。”
刚才他们二人可是清清楚楚的听到吴二说陆子铭是五品,而且两人又都在陆子铭手上吃过亏,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欧阳信这么说,与让他们去送死何异?
不过为了先过眼前这一关,二人只能无奈的表达着忠心。
“愿为大人效劳,愿为影阁赴死!”
欧阳信嘴角泛起讥讽之色,不屑的看着他们。
“收起这一套虚假把戏,我也不会让你们去白白送死,陆子铭若真是五品,自有我和巡边使出手对付。你们的目标,是陆子铭身边的人,我做事从来都不会只做一手准备。”
乌戴二人一听,原来是这事,顿时大喜过望。
这可是将功赎罪的大好机会,而且在少了陆子铭的情况下,这乌鸣城中还有谁能是他们的对手?
更何况是对付的是几个普通人,这还不跟玩似的手到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