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龍頭溝風雲錄 線上看-第一百二十一章 黑龍山聚匪熱推


龍頭溝風雲錄
小說推薦龍頭溝風雲錄龙头沟风云录
栓子趴在隐蔽处,除了吃惊,他还得想着离开。这会,富商在船舱内兴致正浓,自然顾忌不到外面的动静,况且,栓子离开的动静是细微的。
栓子默默的流着眼泪,想到俊平哥满心满意的样子,还有幼小的小花,更是泪流不止。天爷呀!你怎么能如此对待一个热爱生命的人,难道他还不够苦吗?幼年丧母,少年寻父,差点被匪兵打死在途中,好不容易成了家,以为就此生活安定了。谁知留下一个年幼的闺女,她就这么难产走了,还是他栓子和大家一起帮忙安排的后事。那今晚她又是谁?她又是谁??栓子宁愿自己看错了眼,宁可自己在做个一个不切实际的梦。可……栓子狠狠咬了手臂一口,直到嘴角感受到咸腥味才松开。他知道,今晚发生的事情,是真是存在的。不管他信还是不信,都是事实。
栓子高一脚低一脚的来到青综马前。他看了看青综马,抱着马头无声的哭泣着。好一会工夫,栓子抹掉眼泪,翻身上马,一个夹腿,青综马不要扬鞭,向东南方向飞奔而去。
王大力躲在坡下白杨树后,确定上面没了动静,才慢慢的向坡上爬去。风很大,白杨树林间穿过的风,发出“呜呜”的声响。王大力一度以为自己听错了声响。当他爬到坡上,发现有两处明显的痕迹,才知道自己刚才并没听错。大力起身环顾四周,没发现小马驹。他心里一惊,暗自说道:坏了!
就当王大力懊悔不已的时候,小马驹慢悠悠的从对面的山坡上爬了上来。小马驹既没嘶叫,也没滑下坡去,它每走出一步,都是踏实的。大力一看,顾不上其他的,跳了过去,一把搂住小马驹的脖子,爱惜的疼爱着。
“小家伙,你这么聪明,我给你起个名字吧!叫……叫‘翠花’咋样?”王大力没读过多少书,绞尽脑汁想不出高雅的名字。
雲捲風舒 小說
小马驹一扭头,又啃起地上的白雪。
星辰战舰 小说
“哎!你别不乐意啊,小伙计,你知道,我读书不多,实在想不出其他名字。要不这样,等见到董小姐,董小姐有学问,我让她给你起个名字,好听的名字,咋样?”王大力拉住马嚼头,说道。
小马驹咴咴两声,似乎同意了。王大力乐了,“嘿,你这小家伙,心思倒是通透啊。”
简单休整后,王大力牵着小马驹,向林深处走去。
“娟姐,这图纸事情乱说不得,要是于长官知道了,又该责怪你了,我可不想你为我受委屈。”董悦然一脸正色的说道。
“傻妹子,呵呵!这段时间,咱们单独行动,你以为是啥?不信任彼此?”黄梅娟笑着说。
“那是啥?这不都是机密吗?当然要注重保密了,于长官这么做,我也能理解。”
“呵呵!不是于长官对你保密,而是,你对此地情况不甚了解。再有,上次行动失败后,你们原本资源基本消耗殆尽,再给你安排任务,岂不是让你提前暴露再他们面前吗?于长官这么安排,也是出于对你得保护。再说,我土生土长这里,花掌柜在此地耕耘也有十好几年,谁比我俩熟悉。所以,于长官任务安排上,是合适的。”
董悦然恍然大悟,“哦!于长官和娟姐,你们有心了!我要好好谢谢你们。”
这会,于泰山走了出来。“梅娟说得没错,这样安排,还望董小姐多多包涵和体谅。”
“哪有的话,于长官,娟姐,还有离开的花掌柜,我要多多的感谢你们,感谢你们对小妹的关照!”董悦然一抱拳,说道。
于泰山笑着说:“没事没事!只要董小姐不往上面打我们的小报告就好,我们还敢奢望什么!”
“老妹,你看你看,这做长官的一会就不正经了,我们不理他,走,去姐房间坐坐。”黄梅娟拉着董悦然的胳膊走开了。
于泰山看着她俩的背影,微微一笑。
漠河,为民药店内。花掌柜安排着一众伙计。
“你,”花掌柜手一指个头较矮的小伙计,说道。
“掌柜的,你说,小的听着呐!”小伙计哈腰笑道。
“你去写个牌子,挂门口。上面写着,掌柜因家事,要回南方,药房急兑!价优!”
小伙计也不问缘由,说了句,“好勒!我这就去写。”
花掌柜点头,又说道:“老朱,大黄,三全,还有小虾米,你们几个……”花掌柜在他们耳边耳语一阵。
四人点头答应,转身出了药店。
花掌柜看着店内最后一个伙计,说道:“阿南,你是跟我时间最长的一个,现在我也把最重要的善后工作交给你。”
叫阿南的伙计,说道:“掌柜的,我命都是你捡回来的,单凭你吩咐。”
花掌柜点点头,在他耳边又一阵叽叽咕咕的话语。
“掌柜的,你放心好了,这边善后就交给我,保证不留痕迹,万无一失!”
花掌柜拍拍阿南的肩膀,说道:“万事要小心,这里就拜托给你了,兄弟。事毕后,你知道哪里能找到我的。”
阿南拍拍胸脯,目送着花掌柜离开。
幻界星辰 幻龍獨舞
十天后,黑龙山正厅济济一堂。
花掌柜坐在首位,望着大口喝酒大块吃肉的人群,说道:“兄弟们,咱又聚回来了。这些年,辛苦各位兄弟了。”
座间有人喊道:“当家的,别说客套话,这次召集,需要兄弟们做什么,你言语一声,咱们绝不皱眉。”
人群中喊着“对、是、绝不皱眉……”等等。
花掌柜站起身来,右手一挥,立刻有个两个壮汉双手握枪,站到正厅大门两侧。
有人发出疑问,“当家的,你这是?”
花掌柜呵呵一笑,说道:“不是我信不过兄弟们,只是此次任务非同小可。说大了,完成任务后,你们就是党国的功臣;说小点,黄金、美元、美人,都能满足到在座各位兄弟。不过……”花掌柜话锋一转脸色一冷,又说道:“要是在座哪位兄弟不听指挥,那就得问问我手中的枪,同不同意?”
正厅大门两侧壮汉闻言后,一拉枪栓“咔咔”两声,在空中响起。大厅众人,顿时鸦雀无声。
过一会,人群中有个胆大的,说道:“当家的,您,您,这是何苦呢?咱这些兄弟,哪个不是和你换命来的,要是众人中有和当家的不是一条心的话,我邱老六第一个放不过他。”接着,他又回头对着人群,喊道,“兄弟们,我说得是不是?”
众人一听,顿时明白过来,喊道,“是的!当家的,六哥说得没错。要有不和当家的一条心的兄弟,不是我们兄弟,人人得而诛之!”
花掌柜面带微笑,摆摆手,端起酒碗,说道:“老六说得好!来,兄弟们,干了这一碗,咱今晚不醉不归。”
大厅内瞬时又人声鼎沸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