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天革 聚焰成-第一千三百九十四章 碎屍萬段


天革
小說推薦天革天革
面对攻城的战斗,陈炼本来打算留下的。细细想过后,一方面自己的分身还在城内,另一方面,他刚才看到城主的军士已经赶到,思前想后,还是决定先去战场第一线看看。况且,从攻城看,也不过只是敌人的一小部分,这也让他觉得奇怪。
陈炼混入对方敌军之中,不知道为什么。即便只是一小部分敌军,战场却显得格外地乱。没有半点的章法。他所瞄准的,正是这群攻城士兵的后方,在远处山坡之上,军旗飘飘得铁骑。
与前方的慌乱不同,此处能感受到的,除了沙土沿着风声在颤抖,就是马匹的低鸣。
来到侧面,借着一个机会,陈炼先是装扮成一名长枪侍卫,借着找到一个时机,又干回老本行,变成了伙夫兵,直接跑到了后方大营。
还别说,攻城的动静搞这么大,即便是夜里,火光冲天。可主将营帐,听说主将压根没在第一线。
说明什么?这波进攻其实并不是真正的攻击,顶多算是探虚实,或者是抓机会。如果成了,自然最好,不成其实也没什么损失。
当然,这些陈炼一个伙夫,瞧着主将营就能瞧出来,里面有人,而且灯还亮着。
“听说了没,主将大人正在传唤燕虹将军,莫不是有什么新动作?”几个侍卫兵在营中,借机私下议论起来。
要知道,主将可是燕虹的父亲。回想起念儿说过关于燕虹的话,陈炼回头看了看,正在硝烟弥漫的城楼。“这究竟唱得是哪一出?又或者是给谁看的?”
还别说,没等陈炼回过神来。突然幽州城的另一侧,爆炸巨响,连营帐中的主将与燕虹都被这声爆炸给惊住了。两份纷纷跑了出来,看到远处蘑菇云般的烟尘,脸上浮现出了焦虑。
“报……启禀燕将军,王将军亲率监察使大人六万大军,刚才攻击北门。”
相 夫
“王将军?”陈炼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与此同时,那个楚常青突然冒了出来,骂骂咧咧,“燕将军,那王胖子真是一点不把人放眼里,居然一点都不听军令!”
燕主将,将手举起,拦住了楚常青继续说下去。同时说,“你们不要乱说,他毕竟是监察使大人钦定的,不受我截至。至于攻城……”主将看了眼身旁的燕虹,而后继续说,“我们依旧以现在的节奏来,不去管他们。”
主将与燕虹脸上明显露出了担忧之色。好在楚常青人水平真烂,居然没察觉出不对。陈炼即便站在远处,依旧能感觉到两人不一样的地方,多少能判断出一个八九。
也因为这种判断,陈炼决定,还是要第一时间回到城门,否则恐怕幽州城凶多吉少。
目光来到城门口,王将军的军队并非是从主将营那地方过来的。听说是直接从南面战场调过来了的。理由是协助,其实明眼人都知道,这是制衡。
在监察使的大军中,燕家的军队是最大的,因此有所忌惮。
战场门口,刚才爆炸的地方,地面出现了一个巨大深坑。足有近三四丈。范围更是有近五六十丈。好在城楼没有什么大问题,只不过是掉落了一些砖瓦。
再看面前,一名威严将领正站在城楼之上,手上拿着一杆长枪,直指前方地面,“藏熊,本城主劝你别助纣为虐,快放下兵器,否则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站在城楼之下,一位足有两人高,体态宽实,脸上有半张用铁甲遮挡的脸。别说面甲,就是那露出的半张脸,光是看牙齿,就如同魔鬼一般,满口的獠牙,头发更是如豺狼的背脊毛发,跟跟竖立。
面对着城楼之上,那带有威胁的言语,他丝毫不在乎,来回走了两圈,边走边抬头,突然藏熊挥出一拳,一招拳势直接冲向城主。城主一枪祭出,直接对上,没多久,拳势便被刺破,只是没人察觉到,城主此刻的手却在不停颤抖。
“呵呵,识时务者为俊杰。燕城主,我只信丰强者,我劝你乖乖投降,否则将被我撒成碎片,到时候可就不好看了。”
“你敢!”说完,一把长枪划出一道弯月,直逼对方而去。落于地面,所到之处,那些士兵纷纷倒地,但就是过不去藏熊的胸前。便被硬生生地接住。
“就这点能耐?小子们,不用怕,有我在,进攻!”手一挥,从身旁再一次拿起一个黑色的,如同炮弹一般的东西。直接丢向空中,高度惊人。
城楼上,所有人都看傻了。“他这是要干什么?”
没多久,就看那炮弹一样的东西,在空中急速坠落,随后前部变得极端通红,犹如一颗流星,正告诉砸向地面。
“不好,所有人赶紧撤退。”城主见来势危险,也顾不得其他,一边喊,一边已经开始架起防御盾,希望能够抵挡。只不过地面上的藏熊却露出了邪恶的微笑,“抵挡?能抵挡吗?”
“砰……轰……啊……”
一连串得匪夷所思,再次让所有人都傻眼了。紧紧只有三声。
因为就在这三息之间,所有人都看到,半空的炮弹鬼使神差地被打飞了,而且飞的方向,正是王将军的大军。爆炸声响起,同时再次引发蘑菇云,让后就是后方大军的一片惨叫。
“怎么可能?是谁?究竟是谁?”
召喚 師 小說
没人敢想象,即便是城主都想象不到。要知道能够将那东西打这么远,即便是他都不行。炮弹可是被注入灵力的,没有极为强大的力量,是不可能的。
然而至始至终,没人找到。尤其是夜色之中。当然这仅仅只是不解的开始。藏熊为此极为恼怒,本想要进一步加大攻击,没料到,后方大军可不是仅仅只是遭到炮弹的攻击。
从远处回望,显然,大军之中正遭受道新一波的攻击。至于到底怎么被攻击,受到什么攻击,谁都不清楚。
为了大局考虑,藏熊已经顾不得前面的城楼了。赶紧调头,直接高高跃起,落在营中。看到满营的火焰,尤其是王将军的大营也被点燃,顿时怒火喷涌。
“谁,究竟是谁,我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