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穿書:蟲族少將的傻夫是反派大佬 三木粥-62.少將買了蛋糕回家


穿書:蟲族少將的傻夫是反派大佬
小說推薦穿書:蟲族少將的傻夫是反派大佬穿书:虫族少将的傻夫是反派大佬
这些都是可以在星网上搜索到的东西,解清秋没有必要遮遮掩掩。
对方颔首示意,但眼神却又变了变,大抵是比方才要认真了许多。
两人碰杯之后都没有喝酒,单单把唇印上去贴了贴就算完事儿,对彼此的敷衍和不满肉眼可见。
“解少将怎么没有上去跳支舞?”白蔓往长桌上靠了靠,臀部抵在了桌子的边缘,左手撩了一下自己的长发后放在了身后的长桌上。
很有韵味,但解少将不解风情。
这就是解清秋最为讨厌的装腔作势的人了,偏生还不像兰云菱那么蠢,又装又难搞的人最能让她头疼。
而她自己摸索出了一套最能应付这样的人的方法,那就是千万别给对方面子,很是情商低地戳破现在安好的假象。
当然,这个适用于双方已然对彼此都没有好感的情况下。
于是她也跟着晃了晃自己手里的酒杯,凭着记忆向解梨学了一个很傻气的笑。“因为白小姐开场舞一结束就来找我了啊。”
对方倒没有展示出恼怒等多余的情绪来,轻笑一声后说:“那倒是我耽误了解少将了,给你赔个不是,下次有机会请少将一顿饭赔罪。”
倘使现在站在她面前的是其他人,她肯定是不会放过这一顿饭的,但她和白蔓几句话的“交情”显然是没有必要的。
“哦,那就多谢白小姐了,如果有时间的话。”她的态度很是漫不经心。
白蔓也并没有表现的很在意,她晃了晃手中的酒杯,用有些不着调的眼神上下打量了一遍解清秋,而后又张嘴想说些什么。
不过不巧的是,兰莺又来了。
而且是欢欢喜喜地走了过来,提着自己的裙摆大老远地就朝解清秋招手。
“清秋清秋!”穿着高跟鞋稳稳地跑了几步,随后兰莺才像是反应过来,接着十分端庄地放下裙摆缓步而来,脸上的笑意也刻意收了收。
走近后她才发现原来解清秋身边还有一个人,那雌虫气质模样都张扬得很。
由此兰莺脸上的笑容更是淡了,很警惕地打量着白蔓。“解清秋,这是谁啊?”
解清秋人生头一次不反感兰莺的到来和聒噪,因为和白蔓这样的人周旋是件很累的事情,须得小心翼翼,所以她现在还算乐意回答兰莺的话。
“哦。”她照搬了白蔓的自我介绍,“这位是联邦白家白蔓。”
“白小姐方才来找我交谈,我们正在认识当中。”
解清秋不要脸惯了,这样的话张口就来,反正不要自己受委屈和自己背锅,而且少说这么一句话白蔓对她的印象也好不了。
这话说出去白蔓没有什么表情,倒是兰莺像是松了一口气。
“你好白小姐,我是帝国三王女兰莺,幸会。”她主动地朝白蔓伸出了手,脸上挂上了格式化的笑容。
女帝的后宫
对方也没有落她的面子,该有的自我介绍还是说了一遍。
两人短暂的交流结束,兰莺又是那样一副兴致勃勃的表情看着解清秋,看起来是有什么话要说。
白蔓也知道自己再留下去就是不知趣了,应该是还没有打算把事情弄得太僵,所以朝几人又说了几句之后就告退了。
只是离开之前又用黏着的、晦暗不明的眼神扫了一遍解清秋。
解清秋一凛,在瞬间做好了和对方下次见面的准备,也知道下一次可不是打哈哈就可以过去的了。
她走了之后安静了十多秒,兰莺又耐不住性子张嘴叭叭了起来。
“解清秋,我现在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她随手往旁边端了一杯酒,正好是解清秋倒出去的那半杯。“你猜猜是什么?”
“那是我的酒杯里倒出去的。”
解清秋伸手想去挡一下,虽说她没有喝过,但是还是不礼貌。
怎知她这话一落,那半杯酒就被兰莺给灌进了嘴里,喝完后她才一副恼羞的模样。“解清秋,你怎么不早说呢!你就是故意让我喝你喝过的东西的!”
她藏在头发里的耳朵已经发红发烫,可惜除她自己之外无一人知道。
“是你自己要喝那么急的,而且我没喝过。”解清秋耸耸肩,反正又不是她喝别人喝过的。
但兰莺意外地没有就此多纠结些什么,而是又说回了那个好消息。
为了迎合她,解清秋很努力地调动着自己的演艺细胞,努力地做出了一副好奇的模样,对方也被她拙劣的演技给取悦了。
“兰玫拿走了我的胸针。”说到这个的时候,兰莺的表情很得意。
“什么?”解清秋没明白她忽然的话题跳转。“胸针怎么了?”
兰莺嗔怪地瞪了一眼,“啧,解清秋你可真是个笨蛋。”
哈,一个笨蛋居然说她是笨蛋,解清秋听着都被逗笑了。
“那个胸针里面我安了一个监听器。”她伸手比划着,说得眉飞色舞。“是最新的,母王给我的,目前绝对不会找出来那种。”
“而且兰玫基本上不会去扫那个胸针,你知道为什么吗?”
御九天 小说
兰莺力求能够得到最佳的互动效果,说几句就要解清秋的反应,索性即使解清秋不会给,欧副官也是个极好的倾听者,所以她的话能顺畅地说完。
“因为那个胸针是母王给的,上面的宝石是星际极为珍惜的绯红宝石,有养颜的效果,当初做好的时候她就想要,但是母王给了我,哈哈哈哈哈——气死她那个大傻逼。”
她比前妻更撩人
“就在刚刚,她威逼利诱从我手里抢走了那个胸针,她还以为自己捡到宝了呢!”
“等她把胸针带回去了,那她商量什么阴谋诡计我们都知道,也就不用怕她们在背后偷偷阴你了。”
……
兰莺不吝于自己的想法,有什么就对她们说什么,毫无芥蒂。
但解清秋听着却越来越沉默,她发现自己好像从来没有真正认识过兰莺,也没有正视过两人的关系。
也许没有那么糟糕也说不定,毕竟对方的关切不似作伪。
可以再观望自省思考一下。
还有,关于她说的兰云菱的最新监听器,解清秋凝神沉思了一会儿,想来这个垂暮老矣的女王还是不歇息,内心的小算盘还是打得啪啪作响。
得留心关注一下了,以防有什么变故。
兰莺丝毫不觉得疲惫地输出了一整个晚宴的时间,像是有怎么也用不完的精力。
不过也托她的福,解清秋和欧副官晚上没有再应付其他的人,即使是帝国外交部的也要掂量着兰莺在女王心目中的地位,而后不敢上前挑衅。
于是算得上相安无事又悠哉清闲。
晚宴一结束,三人就打道回府、各回各家了。
解清秋想着自己的酒店套房还有一只雄虫,他独自守着偌大的房一整天,心中生了几分愧疚,于是想着还是要带点礼物回去。
故而回去路过某家糕点店,她买了一块儿甜梨味的蛋糕,上面还有梨瓣做的花,看起来十分诱人可口。
为了避免因为颠簸而撞坏,她小心翼翼地放在了膝盖上。
她期待着回去对方看到蛋糕的模样,对于今日他发生的一切却是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