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小說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txt-第1885章(?? ??)橫死當場?推薦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小說推薦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
(⊙_⊙;)
“好、好臭!这是什么破地方啊?”
ˋ(′~‵)ˊ
跟那个狼人布莱泽分别后就直接传送过来的安妮站稳后,当场就皱起了眉头并第一时间捂住了鼻子。
因为啊,她发现了,这个地方这里看上去到处都是雾蒙蒙的,而且,关键是那空气中的雾气里竟还飘着一股子不详的红色气息, 其中还夹带着腥膻恶臭味,让她一点儿都不喜欢再在这里继续待下去。
“那边的是……”
Σ(°△ °|||)︴
“血湖?”
=????(???*)
当然了,和那股子不详气息一样,让安妮更不喜欢的,则是不远处那个看过去红彤彤一片的巨大血湖!
明摆着了的,住这里的人,就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想想也是, 那种稍稍正经一点的人,谁会吃饱了撑的, 住在这种恶心的破地方?
“嗯……”
(??w???‖)?
“这里不太好玩,还是回去吧……”
ε=(′ο`*)))唉
逛了逛之后,觉得这个破地方有些无聊,神情也有些沮丧的安妮便很快就打退堂鼓了,不准备继续在这个地下世界里逛下去了,转而打算先回到地面上去再说。
‘!!’
突然,没有等安妮决定好是回到地面上的哪个地方时,不远处,传来了一阵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呜……’
‘汪!!’
紧接着,就是急促的嘶吼犬吠声。
“??”
(???.???)????
疑惑之中,安妮一转头,直接朝着声音传来的地方瞅去。
“那是……”
━(?Δ?∥)━ン
稍稍让安妮有些意外的是:她看到了,在那湖边的礁石上,冒出了好几只丑陋的,身上毛儿都没有, 就只有那丑陋的外皮以及身上后背上一个个狰狞丑陋的恶心肉瘤的恶犬?
当然了,最让她有些意外的是,此时, 它们正争先恐后地咆哮着,并朝着自己这边狂奔而来,显然是已经认准她了。
“真是的……”
(lll¬▽¬)
毫无疑问,那些丑陋的家伙肯定是闻到安妮身上的新鲜味道了,而看它们那种迫不及待地张开满是涎水的獠牙巨口的样子,就不难猜测,它们肯定不是跑过来欢迎她那么简单。
‘呜……’
‘汪!’
‘哈!哈!’
看到安妮没有逃跑,仍旧傻乎乎地站在原地,那些血瘤恶犬们就更加兴奋了。
然后,它们奔跑的速度也变得更快了一点,并一下子就从百米开外的礁石处跑到了跟前,并开始敏捷地攀爬上安妮所在的这块湖边礁石,争抢着朝着安妮冲来。
“……”
(?~?)
“好吧!”
ε=(′ο`*)))唉
而此时,安妮也已经闻到它们身上的恶臭以及那种恶心的腥臊味了。
所以,她便缓缓地伸出了她的小手并对准了当先那只跑得最快,已经冲到她跟前不到五米处的血瘤恶犬。
‘!!’
‘嗷嗷!!’
就在这时!
说时迟那时快,在那只冲得最快的恶犬在五米处便猛地一跃而起, 同时不忘张开它那恶臭中滴着涎水的獠牙巨口,径直朝着安妮的脖子处咬来。
“哼!”
|???w??)??
几乎是瞬间, 安妮的手心也突然就亮起了一团暗红色的火焰。
“烧死你们……”
?(ψ`▽′)o─═≡※:☆
焚烧!
轰!!!
下一瞬, 一道扇形的火焰波猛地就从安妮的手心里朝着当先那头恶犬以及后边那些恶犬们轰鸣着狂涌而出,并在当先那头恶犬的巨口眼看就要靠近她之前,彻底将其以及其身后的那几条跑得稍慢一点的血瘤恶犬们给齐齐笼罩在了那冲天的火光里。
‘!!’
‘嗷呜……’
‘呜……’
仅仅只是一瞬间,在一阵短促的呜咽声过后,这个世界便清静了,再也没有了那种恶犬的咆哮、犬吠声以及那种熏得安妮值皱小鼻子的恶臭腥臊味。
澎澎豐 小說
几秒过后……
“搞定!”
(? ̄?  ̄?)嘿嘿!
随着火光的渐渐散去,随着安妮拍拍手熄灭火光,此时,她的正前方就哪里还有那些恶犬们的影子?
眼前剩下的,就只有那一片被烧得通红并缓缓朝着那血湖流下岩浆并‘滋滋’作响的一片被灼烧过后的礁石池子而已。
而且啊,那池子里正冒着蒸汽和滚滚气泡热浪的,就并不是什么水,而赫然就是被安妮给烧出来的礁石岩浆!
至于刚刚的那些恶犬,则就早已被安妮给用恐怖的高温火焰给瞬间烧成灰烬了。
“既然烧完了……”
(??ˇ?ˇ??)
“那就回去吧!”
o(′▽`)o
这个破地方比之前的诺克隆恩还要不好玩,所以,安妮一刻都不想多呆了,她准备回去了。
“!!”
( ̄▽ ̄“)
“诶?”
≡?д?)!?
然而,刚准备传送离开的安妮突然就停了下来并又转回了头去。
果不其然,她看到了,随着一阵阵的血雾凝聚,一个带着白面具,身上的衣服脏兮兮的,看起来很恶心的怪蜀黍,也就是之前她见过的那个什么白面具梵雷,此时竟然不知道怎么的就出现在了前方,就那样跟她隔着被她烧得熔融的那片岩浆池对视着?
“嗨~!”
(???????)
“蜀黍,你好啊!”
(*^▽^*)
安妮知道,对方是刚刚才用某种怪异的方式传送到那里的,兴许是因为对方就住在附近,然后,被她刚刚的焚烧弄出的动静给吸引了,所以,才赶忙过来查看个究竟?
所以,理所当然的,她就自然是举起手里小熊的爪爪朝着对方打了个招呼。
(……)
(● ̄? ̄●)
“是你……”
“奇怪!”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盯着嬉皮笑脸的安妮看了又看,再看看安妮刚刚烧出的那片还冒着滚滚热气的岩浆池,许久,白面具梵雷着才突然有些忌惮和迟疑地问着道。
“那有那么多为什么!”
(ˉ▽ ̄~)切~~
“怪蜀黍,既然你都能在这里,那人家又为什么就不能在?”
?(ψ`▽′)o
“这有什么问题吗?”
(??w??)
本来安妮都准备要走了的,可是,对方用那种语气跟她说话,还一副盛气凌人和不满的样子,她就肯定是有些不爽的。
“当然有的。”
“这里……”
“是我们蒙格温王朝灵庙的所在,只有我蒙格温王朝的骑士才有资格知道和来到这里,而你……”
“说!”
“你到底是怎么进来的?”
是的,这才是白面具梵雷感到疑惑和警惕的地方。
虽然吧,之前他曾想过忽悠和指引眼前的这个实力强大的小女孩成为他们蒙格温王朝的骑士,但是,很显然,最后他失败了。
接着,他几次试图想要去接触,可对方却并没有接受他好意的意思,甚至还很快成为了史东薇尔城的君王,打下了啜泣半岛的摩恩城,还和尼耶利亚地区的卡利亚王室以及盖利德原野的红狮子城打成了一片,结缔了某种盟约,让他再没有了能笼络对方的丝毫机会和可能。
也正是因为那样,他才沮丧地回到了这里,可哪想,对方竟然又跟着出现了,而且,一出现就消灭了他们的不少血瘤恶犬,一副来者不善的样子?
“当然是传送进来的啊!”
(??ˇ?ˇ??)
“人家是从那边的永恒之城诺克隆恩那过来的哦!”
?(???c)
安妮没有选择隐瞒,直接大大方方地将自己过来的地方和方式给说了出来。
“永恒之城?”
“传送?”
“难怪……”
微微一怔,接着,白面具梵雷也朝着西边看了一眼并很快就了然了。
他们蒙格王朝跟那个被双指毁灭的永恒之城诺克隆恩之间并不接壤,双方间隔着恐怖的无底深渊以及地下暗河,一般人就肯定是过不来的,即便是飞的也很难很难!
但,鉴于眼前的这个小女孩是一名强大的,能打败‘接肢’葛瑞克、独闯魔法学院并让满月女王蕾娜拉恢复,最后还打败最强半神拉塔恩和治愈了对方猩红腐败的强大法师,那对方能传送过来也就不足为奇了。
“好吧!”
“那么……”
“阁下,您来这里,又是为了什么?”
知道小女孩来到这里的路径后,白面具梵雷稍稍解开了一点点心下的疑惑,但是,他却一点都没有放松警惕,反而还继续戒备且忐忑地问着。
因为他知道,眼前的这个小女孩对他没有好感,而且身上还有了足足三个大卢恩,可对方却在这个时候,在几乎横扫了王城罗德尔以南的所有土地后又跑来地下世界,甚至还找到了他们蒙格温王朝的隐秘驻地,这就由不得他不去多想了。
就比如……
对方,会不会是想要对他们那个新王朝的蒙格大人不利,想要夺取蒙格大人身上的那个大卢恩?
“为了什么?”
く(^_?)ゝ
“当然是来玩啊!”
?(???*)
安妮没有隐瞒,大大方方地笑着说道。
“不过这里一点都不好玩,人家正准备走呢,可那些讨厌的恶狗和你这个家伙就来了!”
??(?? ̄? ̄)????
下意识地,安妮直接将白面具梵雷跟那些恶心的血瘤恶犬们给归类到了一起。
“对了!”
?(⊙o⊙*)
“它们身上的臭味,跟你身上的好像呢,你该不会就是它们的主人吧?”
(*ˉ?ˉ*;)
安妮突然也有些怀疑地问了起来,并质问着,想要弄清楚是不是对方故意放狗来咬她的。
“……”
高达创形者:利兹
然则,对面的白面具梵雷却并没有回答。
“既然不喜欢这里,那阁下就请快点离开吧!”
“这里,是我蒙格温王朝的灵庙所在,我们不欢迎阁下这种不请自来的闯入者。”
紧接着,白面具梵雷便一边警惕,一边冷冷地回复着,并对安妮下达了很不友好的逐客令。
“??”
(′~`●)
安妮有些惊诧地瞥了对方两眼,并开始思索起来。
要是对方不出来,不对自己说那些话,安妮说不定现在早就已经离开这种臭烘烘的破地方了,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对方让她看着很不爽,且还想要迫不及待的赶她离开,那她就偏偏就不急着离开了。
“凭啥啊?”
o(′^`)o
“这里是宁姆格福的地下,而宁姆格福是人家的领地,连那个永恒之城诺克隆恩也变成人家的领地了,这里也当然不能例外!”
o(*ˉ︶ˉ*)o
“人家在自家的地盘里转,关你什么事?”
(??へ??╬)
是的,安妮是宁姆格福地区的统治者,那是毋庸置疑的,而既然宁姆格福这片土地是她家的,那理所当然,地下的土地、矿场、洞窟、埋藏物等等,就也肯定也是她家的!
她说是就是,不是也是!
而现在,既然她是在自家的地盘里闲逛,那走不走,或者想什么时候走,又关对方什么事?
“唔?”
“永恒之城诺克隆恩,它什么时候变成你的领地了?”
地面上的宁姆格福什么的,白面具梵雷暂时不想去争执,只是,近在迟尺的永恒之城诺克隆恩,他却又不得不问一声。
虽然吧,那个诺克隆恩也没有剩下多少的夜人了,但是,如果被眼前的这个小女孩给占据了去的话,对他们这新建立没多久的蒙格温王朝就还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威胁的,他不能不察。
“就在昨天啊!”
(????-)?
“跟你说哦,人家送了一个分身给他们当黑夜之王了哦,所以,这里也是人家的地盘了!”
o(*ˉ︶ˉ*)o
安妮一副得意的样子,丝毫不介意她的话对那个白面具梵雷到底造成了多大的冲击和震动。
“!!”
“是吗?”
“我想,我明白了。”
说着,白面具梵雷缓缓地拿出了他的那柄像是一束鲜花般的打击武器。
那是他梵雷的花束,是参考蔷薇花束的模样制成的锤矛,而花束里的花瓣全是尖锐锋利的锋刃,上边满满的全是那种暗红色的鲜血,直接就将原本苍白色的锤矛顶部给染红了,看起来就像是真的一束蔷薇花一样,显得优美而浮夸,但实则却异常地危险。
很显然,他白面具梵雷就一定没少用那柄危险而又美丽的锤矛去锤人,要不然,那花束的暗红色就不可能那么深地沁入其中。
“??”
!?(?”??)?
“你是想要打架吗?”
Σ(°△ °|||)︴
安妮自然也看到了对方手里的那柄武器的危险性,所以,知道对方大概想做些什么的她,便不免有些惊诧地反问着道。
“……”
“蒙格大人正在与神共度良宵,我是不会允许你在这个时候去打搅他的……”
“而且……”
“也更不会允许你去夺取他的大卢恩!”
“绝不!”
白面具梵雷坚定地说着。
“阁下!”
“这是最后的警告,请立即离开这里!!”
说着,白面具梵雷双手紧握住了他手上的蔷薇花束锤矛,并用危险的眼神盯紧了安妮。
他不知道他是不是安妮的对手,但是,他的忠诚让他必须为他的主人牺牲一切,并尽最大的可能和努力去阻止任何人靠近灵庙!
“大卢恩啊?”
(lll¬w¬)
“噢!”
(???)?
“这里原来还有大卢恩的啊?”
?乛?乛?
安妮装作十分惊讶的样子。
当然了,也不完全是惊讶,因为,要是对方不说,她还真的就不知道这个事情。
“那人家就更不能走了!”
(????-)?
“虽然人家并不想当什么艾尔登之王,但是,既然都收集到了三个大卢恩了,那么,再顺便收集一两个,我想,你应该也不会介意的,对吧?”
(*^▽^*)
安妮笑嘻嘻地说着。
大卢恩她没什么用,但是,她完全可以尽可能地收集多一点,然后将它们重新打造成艾尔登之环,然后,送给那个蕾娜拉阿姨或者她留下的那个分身砸着玩?
不过,以后就肯定不能叫艾尔登之环了,或许可以叫做‘安妮之环’或者‘提伯斯之环’什么的,那就要好很多。
而实在不行的话,叫‘火焰之环’之类也行?
“是吗?”
“对警告充耳不闻……还说出如此蛮横傲慢的话语,真是让人失望呢!”
“那么……”
“接受横死的下场吧!”
说着,白面具梵雷猛地就猛地用力,一下高高地跳了起来,并举起他手里的那一束蔷薇锤矛,就瞬间越到了那个刚刚被安妮烧出的岩浆池的上边并准备一锤子朝着安妮的脑袋砸过来。
“横死?”
(?????)
“哼!”
?(ψ`╭╮′)o
安妮压根就没有防备,也没有搭理对方,只是冷冷地一哼,接着,伸出手一抓……
“!!”
“啊啊啊啊!!!!”
下一秒,很突兀地,一声凄厉的惨叫声瞬间就回荡在这片猩红的血液湖泊周围。
紧接着,那惨叫声音才持续了不到两秒就渐渐地沉寂了下去。
吧嗒!
然后,那柄看起来像一束蔷薇花一样,显得优美而浮夸,但实则却异常地危险的锤矛便直接颓然地掉落到了安妮的跟前。
而此时,它的主人,那个白面具梵雷,却早已经被从岩浆池突然伸出的那只岩浆大手给紧紧地攥在了手心里,整个人已经被那滚烫的高温岩浆给烧成了一团火炬,显然是不成活了。
“蒙格吗?”
(??w??)
“嗯……”
(????)
“算了,不香了,还是去看看吧!”
╮(╯▽╰)╭
麻烦的事情,安妮向来是懒得去想太多的。
于是,她直接附身,捡起那个白面具梵雷掉下来的那柄恶心的锤子看了看,然后,又转头朝着远处的那个灵庙看了一眼,接着,安妮很快就打定了某个主意并一手拎着提伯斯,一手拎着那像是花束一样的锤子,朝着那个灵庙的方向蹦跶而去。
“……”
哗啦~!
而随着安妮的离开,没多久,那个由岩浆组成的大手便瞬间垮塌。
其中,那被烧成焦炭的白面具梵雷的尸体,也跟着崩塌的大手一起,直接掉到了那个岩浆池里并横死当场。
噼啪~!
然后,他只有那么几块黑色的物质仍旧在那里倔强地烧着,并时不时爆出几声脆响……
————————————
???(?)?????求月票?